主持人: 魏雯静 马奋强

投稿邮箱:mzht217@163.com

联系电话:0931-8922277

往期回顾

返回甘肃廉政网
用形式主义对付官僚主义?这问题很严重

  做好基层基础工作十分重要,只要每个基层党组织和每个共产党员都有强烈的宗旨意识和责任意识,都能发挥战斗堡垒作用、先锋模范作用,我们党就会很有力量,我们国家就会很有力量,我们人民就会很有力量,党的执政基础就能坚如磐石。

——习近平

  基层是国家政策执行与落地的“最后一公里”,做好基层工作,离不开上级政府部门对下级工作落实情况的调研、监督和检查。

  但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团队在全国多地调研中发现,有些督办整改工作偏离了保障政策执行和落地的目标。而基层为了避责,也以形式主义迎检整改应付官僚主义督查。

  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恶性循环,又该如何破解这一问题?今天,学习小组推出基层说“基层减负”专题第10篇,谈谈这一话题。  

  几种不合理的检查

  迎检,是基层工作的重要内容,也是基层工作压力的重要来源。

  有的基层干部讲到,所谓“暗访”式检查很难做到百分百的悄无声息。例如有的暗访,开公车过来,刚到镇上就很快被发现了,最后县领导立马赶到,只能改成“针对性”暗访。

  还有的暗访会提前会知乡镇,最近可能有领导检查,于是全镇每隔20米安排一个人,看到可疑的车就马上在微信群通报。领导下来检查,镇里领导全程跟着,同时在微信群里随时公布检查到哪里了。

  此类暗访检查,都是在检查到来前,基层的准备工作都做好了,暗访早已流于形式。

  还有的领导下乡检查督办工作,受限于村与村之间距离遥远,往往一天时间去不了太多村。为了节省时间、多转几个村,领导在每个点上实际停留的时间就非常有限了。于是走走过场,交代一下具体事项,拍照留痕,证明“来检查过了”之后就立马赶场下一个地点的现象就出现了。

  调研时,笔者发现有的来督办检查的女性干部,穿浅色连衣裙、高跟鞋、背大款皮包,这样的着装显然不方便下乡督办工作,可见这样的干部本就带着“走马观花”的心态而来。这样的检查,对基层来说又怎有力度可言呢?

73.jpg 

  还有一些检查的问题在于“指鹿为马”。基层社会复杂,检查中遇到的很多问题,并非能单因单果独立起来看待的,而是“牵一发动全身”,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但有些来检查的干部,不懂基层社会,就会出现“指鹿为马”的情况,而压力传导到下面,基层只能“认栽”。

  调研中,有基层干部反映:“上面来的领导,连司机也是领导,领导说什么就是什么。基层虽然有解释权,但并不能保证领导回去后怎么写。所以要想方设法让来检查的领导高兴。”

  此外,大学里来的“笔杆子”也让基层很忐忑。例如做精准扶贫的第三方评估,来村里的都是大学生,不会说本地方言,与村民交流都很书面化。有的贫困户听不懂,导致信息沟通不畅。做出来的评估报告也是只看表面,对基层社会问题不专业,最后导致基层需要花大量时间精力整改一些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基层新形式主义

  为应付层层加码的过度检查,基层工作中也形成了一些新的形式主义。

  比如将整改替代为形式化台账。

  目前,各地政府偏爱喜欢“清单式”检查,将一份几张纸的检查清单发给基层政府,乡镇对照上面的内容一项项整资料。检查前一周就开始做准备,并且需要把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全部考虑周全,好只让领导看到能看到的东西。

  另外,现在几乎所有的检查都要求乡镇成立工作专班,有长期规划、年度计划、工作方案、工作台帐、工作措施、考评机制、经费保障等。然而乡镇的日常性事务太多了,根本不可能做到每项任务都成立专班,且落实长期规划、年度计划等。但只要涉及到检查,都必须要做资料。

74.jpg

  检查后的问题清单实行销号管理,而问题整改不看重具体执行,而是用文件材料、工作留痕佐证整改过程,用做台账过程替代实践,用文件落实文件,用会议落实会议,陷入形式主义的循环。

  再比如先想如何避责。

  上级检查后,提出的问题涉猎范围过于广泛,基本涵盖基层治理的方方面面,使得具体的职能部门无法完成具体整改,只能流于材料。

  如在扶贫工作的上级检查督办问题清单中,不仅涵盖扶贫中产业扶贫、教育扶贫、扶贫资金管理等问题,还包括农村文化建设、村级组织党员年龄老化等超出扶贫工作本身的基层治理问题。

  宁肯错列、坚决不漏列,如此过度检查,只是为了体现上级部门已经完成了“提出问题”的责任。至于是否能够整改、以及是否需要整改,都不考虑。这样将责任推卸至基层,不仅加重了基层工作量,也使得基层自查沦为形式材料,无法发挥自查效果。  

75.jpg

  破解问题的办法

  要解决上级检查出现的问题,可采取分类整改的方式。

  对于“硬问题”或实效性问题,例如项目资金使用不规范、政策错误执行等问题,一对一切实整改。对于“软问题”或长效性问题,例如发展集体经济、移风易俗等等问题,需要长效时间解决、或者需要系统解决的问题,给予整改一定的弹性或发展空间。

  如果治理只为追求政绩和时效将所有问题都“一刀切”,那么下级面对压力只能通过追求材料、台账尽善尽美应对了。

  同时,问责也要相对独立,体现科学化、在地化。如果启动问责机制,就要将问题还原至现场而非文件材料。

  检查层层加码的内容,要符合下级实际情况。如果在增加表格、增加内容的同时,能首先考虑到下级意见,有效沟通反馈后再进一步落实,会减少基层形式主义的发生。上级在制定政策、层层加码的时候,要适当赋予基层以自由裁量权和弹性空间。重塑和畅通上下级反馈机制,避免基层形式主义迎检。

  各位组员,你在工作中是否遭遇过这样的问题?你认为应该怎么办?欢迎留言讨论。

  作者/史源渊  (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博士生)

  来源:学习小组